n7610手机棋牌类游戏|手机棋牌游戏排名
“空氣能熱水器加盟”
« 空氣能熱泵熱水器與熱泵空調器的區別
空氣能熱水器助力走穩電價階梯 »

太陽能熱水器旺季遇冷 嘉興1/3廠家面臨倒閉

    夏去秋來,天氣漸涼,然而秋高氣爽的晴空卻不乏長時間的暖陽。每年的這一季節,正該是太陽能熱水器行業銷售的旺季。

  然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近日在浙江嘉興采訪時卻意外發現,當地生產太陽能真空集熱管的廠家竟有七成處于半停產狀態。嘉興太陽能熱水器產業協會會長徐朱靈向記者透露,該市庫存的熱水器半年都賣不完,全市1100家熱水器廠家中有300余家面臨倒閉,占近1/3。

  中國的太陽能熱水器產業原本“朝陽”還未升起,緣何就忽然變成了疑似“夕陽”行業?是什么讓嘉興市的這一新興產業面臨滅頂之災?記者近日在浙江進行了深度探訪,試圖剖析嘉興的太陽能熱水器行業亂局。

  近1/3生產企業面臨倒閉

  9月7日,海寧。晴熱。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海寧市袁花鎮,這里是海寧市太陽能熱水器企業集中的區域。記者發現,鎮上的熱水器生產“廠商”大多數是家庭小作坊:一間20平方米左右的街邊臨時用房,地上零亂地堆放著一些配件,如電子控制器、真空集熱管、塑膠噴漆用具以及各種加工工具,此外就只有兩三個工作人員。當地有人戲稱這是“一間房,兩三條槍,卷簾門一拉,就是一個‘整機裝配廠’”。

  一名要求不具名的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舉出了海寧潮力太陽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寧潮力)的例子。據透露,這家企業成立已經10年了,目前已陷入經營困境。嘉興家電賣場的銷售人員也向記者證實,海寧潮力今年的銷售情況不好。當記者輾轉聯系到海寧潮力總經理馬崇燕詢問公司銷售情況時,馬很不耐煩地表示,“我們不做這個,你說的情況我不知道。”

  據徐朱靈介紹,海寧潮力就是太陽能熱水器生產企業的縮影。“這家企業目前生產線還在運作,就是幾乎沒有利潤率了。下半年他們會更困難。”徐朱靈同時透露,至今年年底,嘉興市有1/3的熱水器生產企業將面臨生死抉擇;而生產真空集熱管的企業情況更為嚴重,今年以來,已有超過七成的企業陷入半開工半停產的狀態。

  目前嘉興市的太陽能熱水器行業主要以整機拼裝為主,拼裝企業總數在780家左右,其中90%是只有兩三個人的家庭作坊式企業。此外還有400家左右生產太陽能熱水器配件的企業。在嘉興市,太陽能熱水器企業數量最多的是海寧,總數共有946家,占嘉興市總比例的86%。

  徐朱靈稱,用一句話嘉興的太陽能熱水器行業描述,就是“草根企業,亂象叢生”。事實上,非行政管理意義上的企業關張已經在上半年發生了多起。“有些企業做不下去,賣了生產線,或者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維持最基本的生產,目的是留住工人。雖然沒有去工商行政管理局注銷,但已形同倒閉。照這樣下去,他們可能都會死光光。”

  同質化惡性競爭致產業沒落

  然而,嘉興的太陽能熱水器行業也曾有過一段風光的“好日子”,那還是在上世紀90年代,當時太陽能熱水器剛剛興起,入門門檻低,投資也少。原先做VCD等家電產品的浙江美大集團就是在那時開始轉產太陽能熱水器。在豐厚利潤的刺激下,一大批同類企業迅速加入,做配套的、做整機組裝的、做安裝支架的一哄而上,嘉興太陽能熱水器行業盛極一時。

      是什么讓嘉興太陽能熱水器產業由盛而衰呢?

  據業內人士透露,在2000年以前,嘉興只有約300家企業生產太陽能熱水器,而在2001年之后,短短一兩年,嘉興市熱水器生產廠商迅速膨脹至700余家。危機隨之而來。

  引發危機的第一個因素就是低端的同質化惡性競爭。海寧一位太陽能熱水器行業從業人員表示,“大家為了大量出貨,沒有別的辦法,只能一窩蜂降價出售。可因為沒有技術,產品功能基本重合,這樣又只得降低質量標準,比如原本應該用1.5mm厚的鋼板,現在改用0.8mm的厚度,減薄一半,這就減少了近一半的成本。別的手段也很多,比如保溫桶桶壁用料不斷變薄,保溫層以塑料泡沫濫竽充數,支架改用更加低廉的薄帶鋼,種種手段不一而足,最終的目的是降低成本,以適應低價策略。”

  惡性競爭的結果是,雖然短時期內銷量暫時穩住,但卻導致產品品質退化,失去了市場容忍的底線,最后必然導致嘉興太陽能熱水器行業嚴重受創。“目前這個行業入門門檻低,拉幾個人,進幾個配件,就能做整機拼裝生意,什么售后服務、什么技術、什么營銷、什么品牌,一概不管,只滿足賺眼前這點蠅頭小利,這是嘉興企業數量多,整體競爭力不強的根本原因。”徐朱靈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說:“這么做下去,死的不僅僅是幾家企業,而是整個嘉興市的太陽能熱水器行業。”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經歷去年“家電下鄉”政策刺激下的火爆行情之后,今年全國各地太陽能熱水器銷售開始下滑,這樣的“倒春寒”也讓虛弱的嘉興熱水器產業似乎一下子進入了“冰天雪地”之中。

  浙江省太陽能行業協會秘書長沈福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曾認為,今年上半年嘉興太陽能熱水器企業銷量下滑,天氣因素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今年國內災害性氣候比較頻繁,在銷售旺季天公不作美,生生把旺季變成了淡季。但在徐朱靈看來,天氣原因不是主要的,更重要的原因出在企業自身,根本的還在于質量問題。

  德州與嘉興的南北之別

  與南方的太陽能熱水器產業集中地浙江嘉興相對應,北方的集中地在山東德州。德州與嘉興太陽能熱水器總產量占全國產量的近40%。然而德州與嘉興的產業發展態勢卻有如“冰火”之別。

  在山東德州,皇明太陽能已發展成為目前世界最大的太陽能制造基地和清潔能源供應商,太陽能熱水器年推廣量達200多萬平方米,相當于歐盟的總和,比北美多兩倍。但在嘉興,徐朱靈卻說,“我們這里沒有這樣的企業。”

  2008年,山東省太陽能熱水器的年產能已突破1000萬平方米,居全國第一位;截至2008年底,山東太陽能熱水器生產企業271家,銷售收入達到165億元,利稅15.3億元。相比之下,起步于1996年的嘉興太陽能熱水器行業,14年來,仍未形成像山東那樣的高質量產業集群。

  徐朱靈對記者分析認為,山東太陽能熱水器的行業特征是“數大帶數十小”,即幾家大的龍頭企業(如皇明太陽能、力諾、桑樂、天豐等企業),帶動30家左右的小型配套企業的產業格局;而浙江嘉興海寧地區則是“缺乏龍頭,小企業無數,具體數量多達1100家。就數量來說,這個規模相當于全國太陽能熱水器企業總數的39%,其中90%是3人左右的家庭作坊式企業”。

 如此一來,當地的整體產業便無任何競爭優勢。

  “其實規模并不是嘉興太陽能熱水器行業最致命的死穴,價格也不是。真正的問題是兩個,一是質量,二是市場。這兩個問題有前后的邏輯關系:沒有質量就沒有市場,沒有市場就沒有行業發展的立足點。”徐朱靈表示,“我們嘉興的太陽能熱水器企業中,絕大多數都還沒有真正意識到,或者說他們不愿意在提高產品質量方面下功夫,這樣下去,這個產業就不會有出路。”

  山東德州和浙江嘉興在太陽能熱水器方面走的道路不同,導致現狀不同,產生的最終結果也不同。要解決嘉興市太陽能熱水器的行業現狀,需要企業和政府兩方面合力。據透露,目前嘉興市太陽能行業協會正在試圖建立太陽能熱水器配件質量聯盟。另據沈福鑫透露,浙江省太陽能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也正在籌備之中。

  太陽能行業將大浪淘沙

  嘉興太陽能熱水器行業出現困局,是不是意味著這一新興產業還沒有興起就開始走向沒落?

  對此,中投顧問新能源行業首席研究員姜謙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采訪時表示,未來3年,中國太陽能熱水器將保持30%以上的增長速度,市場潛力巨大。

  對于今后中國太陽能熱水器在中國的發展,行業內仍抱著一種樂觀的心態。中投顧問的《2010~2015年中國太陽能熱水器市場投資分析及前景預測報告》認為,2007年,中國太陽能熱水器產量的增長速度約為30%,年產量達2340萬平方米,總保有量約為10800萬平方米。2007年,太陽能熱水器市場銷售額約為320億元,產值億元以上的企業有20多家。2008年,我國太陽能熱水器行業繼續穩步快速發展,其中產值達430億,出口達1億美元。2009年是太陽能行業快速發展、擴張的一年。當年我國太陽能熱水器年產量突破4000萬平方米,保有量達到1.45億平方米,已成為太陽能熱水器的“超級大國”。

  不過快速的擴張必然會將一些中小企業逐步淘汰。在業內專家看來,太陽能熱水器的發展過程中洗牌在所難免,而行業內一些大的企業將會借這一過程中迎來新一輪強勁增長。

  而像嘉興這樣近1/3廠家面臨倒閉的局面,顯然不能代表中國太陽能熱水器行業整體增長的發展方向。走過目前“雜草叢生、群雄并起”的階段,再經歷大浪淘沙之后,該行業極有可能走向幾大品牌瓜分天下的時代。

文章轉自請保留版權,空氣能熱水器十大品牌:www.tkgtr.tw




  相關文章:

n7610手机棋牌类游戏 大盘指数上证指数图 全球股票指数代码 股票融资杠杆 2015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涨跌指标 炒股如何开户 股票配资推荐·信任杨方配资 国电电力股票行情 9月13日股票推荐 各国股票指数